江祇

【APH/枫糖番茄】喜欢


“啊……果然有些无聊”一个有些稍长的柔软金发的男人此刻低头走在大街上,川流不息的人群更显出他的落寞

电话铃声突兀响起,马修接起后响起的是一个马修日思夜想的声音“歪,马修”对面那人的语气让马修在电话这头都可以闻到罗维诺身上的酒气“你现在……过来”来不及多想,在听清地址后马修就匆忙赶了过去

推开大门,昏暗而暧昧的灯光,嘈杂的音乐,这一切都让马修有些紧张,四处寻找熟悉的身影。他别出事才好。这么想着,脚下的步伐也越来越快。

最后,马修是在酒吧柜台的角落找到罗维诺的。

那人趴在桌子上,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念叨些什么。马修见到了这一幕无奈笑笑,伸出修长的手指捏捏罗维诺的鼻子,把酒钱付过就背着他出了门。

不得不说,罗维诺这副样子挺可爱的。马修看着罗维诺那无意识在自己肩膀上蹭来蹭去的棕色小脑袋,紫色的眼睛中溢满了温柔。

“透明混蛋怎么可能过来背我啊……”背上的人睁开自己水气氤氲的眼睛,说出来的话让马修哭笑不得“不是做梦哦,罗维诺”语气相比更加温柔,鸢紫色的眼睛里是大部分青春期男孩子都有的青涩而甜蜜的感情。

“啊,这样嘛?”那人听到这话像是激动起来,不断挣扎“把我放下!我才不要被你背着透明混蛋!快!”

“好好好,你小心一点哦,摔下来就不好了”马修动作很轻的,将他放在长椅上坐下。“我好像喜欢你,罗维诺。”深吸一口气,马修终于把一直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。喝醉的话,怎么样都没关系吧…

那人动作一顿“混蛋…我才不喜欢你呢。不过看在你这么喜欢我的份上,就勉强答应你了!”马修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“真,真的嘛?我每次都被别人忽视的”语气中满是畏畏缩缩

“无所谓,有我能看见你就可以了…岂可修”罗维诺这么对他喊着,脸上却是红红的眼睛也四处张望。

马修将罗维诺再次背起

“罗维诺,我们回家吧”

还有我没说出口的,谢谢你那有些别扭的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好这里又是此木♡
一篇比较早的文了ummm突发奇想翻了上来
这对cp很冷,但是意外的戳我萌点djsjandn
可惜文笔这么垃圾简直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啊

啊又话痨了果咩qwq

费里的环球日记 【预告,主线】

大家好,这里此木!嘛,这是跟一个超棒的小天使   @鸢尾法兰 联文!APH同人,历史向,有组合无腐向cp√,loftrler的文由我发,贴吧上另一个小可爱会同步更新,每一章的文都会@相应作者XDDD,另外,两个作者的视角会不一样的√

主线呢,是费里西安诺去各个国家旅游的故事!

part预告      @鸢尾法兰

我站在甲板上,举起望远筒,眯起一只眼透过水晶球窥探着远方的惊奇。
清新的海风吹拂过脸颊,洁白的海鸥鸣叫着,盘旋在我手边啄着食,如这一望如洗的耀眼的天。
我叫费里西安诺,我是意大利。
在脚下这块大陆中,我年龄尚小,遇到谁都得甜甜地唤声“哥哥”。磕磕绊绊几百年,除了南边的兄长,我打心底里只认那个人哥哥。
他们说他骚气淫靡,说他放荡不羁,说他精虫上脑说他是我的二号。
不。

他会在海滩的城堡露台上,迎着暖人的夕阳眺望着归来的航船,余晖洒在他的周身显得虚无。
仿佛一眨眼他就要消失在这一片橙灿,去向某个未知的地方。
他平生最珍爱的花是路易玫瑰,为什么他如此钟情于之,我想大概是路易玫瑰和他有太多相似之处吧。
他回过头来,金色的长发不及紫罗兰般的双眸熠熠生辉。他轻挑双唇,开口道:
“你来了……”
“我一直在这儿等你。”




【鹊庄】医馆老板娘

大家好,这里此木,一个咸鱼文手
其实不玩王者的……是社里的月练XDDD
渣文,希望不要嫌弃!

话说呀,这城南的小医馆里有一医生,名曰扁鹊。

那日,扁鹊正在山上采药,忽的看见有一道影子奔了过去。扁鹊心中生疑却也没管闲事,依旧自顾自的采药,无比认真。

嗯,无比认真。

所以,当他被那个影子撞到的时候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还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背篓。

扁鹊再次睁开眼时,天色已经暗了。他一边暗暗揉着胳膊一边打量周围的环境。昏暗的山洞里有一只火把和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,那人好像正在一个背篓里翻着什么,看样子还挺急,旁边还跟着一头鲲。

等等,鲲?    扁鹊眨巴眨巴眼睛,确定自己看到的就是一头鲲,传说中不知其大的鲲,蓝色的。    哇,那你很棒棒哦。    内心震惊无比表面波澜不惊的扁鹊,如是想到。

这时,那个影子转过了头,浅绿色的头发有些凌乱,下面是一张写满担心的脸,手里还拿着草药。

扁鹊差点抑制不住自己想跳起来把他摁怀里的冲动。太可爱了,虽然拿的是自己采的草药。

那人走了过来,扁鹊见状急忙装睡,任由那人在他的伤口上敷药包扎。【对不起,让你受伤了…明早应该会醒吧…那,我先走喽。】扁鹊听到句话,急忙大声咳嗽起来。【诶?怎么又咳嗽了?不会是着凉了吧!】听到声音那人背影一顿,急忙转身回来,话语间透着急切【那怎么办啊…不能让他发现我的…要不,我搂着他睡?明天早上早点走好了。】说着,那人走了过来,慢慢的将扁鹊放在地上,看来是想自己从背后抱着他,只是小小的身子看起来甚是单薄,根本抱不住他。扁鹊索性将身子一转,将小家伙压在身下,再侧身搂住。那人不敢出声,挣扎了几下之后,只好作罢。

扁鹊心满意足,用下巴蹭蹭小家伙的头,睡的安稳无比。

第二天日上三竿,扁鹊才悠悠转醒,一看怀里,小家伙睡的正香呢。扁鹊暗笑,说是早点起,结果睡到了这会儿还一点起的动静都没有。不过……扁鹊心中疑惑。昨晚他说的,让我受伤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他就是那道黑影?妖怪?

这时,扁鹊怀中忽然有了动静,他连忙松手,小家伙揉揉眼,看来是要醒。装睡装不过了,他索性轻声说了句【起来了?昨天,谢谢你照顾我了】刚睡醒的小家伙显然被吓了一吓,有些哆哆嗦嗦的【不……不用啦,我叫庄周,就住在山里】  谎话说的倒挺顺,扁鹊腹议,面上却是不见端倪【可是我看这山上好像没有房子,你怎么住的?】庄周挠挠头【我打小是个孤儿,无依无靠,只好在山里讨生活,平日就睡在这个山洞里】扁鹊笑笑【这样啊,真是难为你了。嗯……你没有屋子住,恰巧我这胳膊又摔伤了,行动不便,不如你跟我一起到山旁的城里吧,我在那里有个小医馆,只是麻烦你了,不仅要帮忙照顾病人,还要照顾我。】听了这话庄周咬咬下唇,看起来很是纠结。

【好吧】在过了一段时间后,扁鹊终于听到了一句小声的回答。

城南那家医馆在休业两天后,等来了它的主人和一个小药童。

哦,还有密不透风的人,大部分是来看药童和医生的。

时间在忙碌下总是过的很快,转眼两个月就过去了。今儿是城里的花灯节,大街小巷里挂满了花灯,河中还有各色模样儿的船,不管是什么木头一齐黑色包浆,里面灯一点,窗上再画些花纹,就显得精致无比。这扁鹊庄周二人,就在这其中的一只上。对桌而坐,桌上还摆着几瓶酒。

扁鹊望望对面还在不断喝酒的庄周,心中无奈。【唔…唔…扁鹊,我……我】庄周很快就喝醉了,趴在桌上,嘴里含糊不清的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。

扁鹊揉着在他身边转悠的鲲,打量起庄周的睡颜。脸上红扑扑的,可爱的不行。【对……对不起】庄周嘴里嘟嘟囔囔的,又说了什么,扁鹊连忙凑近细听。

【啊——】的一声,扁鹊冷不防被庄周咬了耳朵。【这么爱咬人,你真是妖怪啊!】

庄周却是没有反应,撇撇嘴就一骨碌转到了地下,嘴里还念叨着【这个梦一点都不好吃,口感也不对……】声音越来越低,却还是被扁鹊听的一清二楚。

扁鹊揉了揉耳朵,将庄周扶了起来,想了想,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问【庄周,你是谁?】庄周皱皱眉【我?我可是食梦貘!是祥兽!哼!】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孩子气与骄傲,就连头发里都冒出了一对灰扑扑的耳朵,一抖一抖的,可爱极了。

扁鹊戳戳他不安份的耳朵,继续问到【那你又何苦在一个小医馆里给人干活呢?】庄周听闻此言一张小脸又皱成一团,委委屈屈的,像是受了天大的欺负【还不是那个扁鹊!要不是那次我现了原型把他撞下了崖,谁会去照顾他啊……虽然人还挺好的……】

扁鹊听到最后一句话,方才转黑的脸色才恢复回来,露出一个微笑,连言语间都带了点宠溺【那,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呢。】【嗯……当然是等他的伤彻底好喽……】庄周慢慢说着,声音越来越小,渐渐的,就噤声了。

顿时,船内就只剩下了庄周的呼吸声了。扁鹊笑着弹弹庄周的头,将他轻放在铺好的软垫上,从船里找出一床大点的被子,盖住,摸摸庄周还在乱动的小耳朵,搂住他睡了。

又是一夜无梦。

等两人醒来,正是清晨时分,庄周在鸟儿的叫声中坐起身来,对于自己在扁鹊怀里也并不吃惊。只是理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却惊讶的摸到了不该出现的耳朵。庄周一瞬间清醒了来,脑袋里走起了马灯,昨晚的事一件接一件浮现在眼前。

要完。此刻庄周捂着脸,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。

【小家伙,醒了?】扁鹊的声音突然响起,让庄周有些猝不及防【嗯嗯,醒醒醒了】庄周顿时只觉手脚都显得多余,头上灰色的耳朵也颤悠悠的【我我我给你说,昨晚我说的都都都是醉话!你不要当真!】

扁鹊只觉好笑,起了挑逗的心思【是这样吗?那,那天在山洞里,是那家妖怪说害我受的伤?莫不是隔壁王大婶家的猪崽儿?】【你怎么能说我!那是食梦貘!食梦貘知道不?】庄周一急,尾巴也冒了出来,一摇一摇的,看的扁鹊心里直痒痒。

庄周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,用手捂着脸不愿见人,耳根子红的滴血。

扁鹊走过去揉着他的头,嘴里说道【是是是,食梦貘,超可爱的食梦貘,不是猪崽不,好了吧?】【你还说!】庄周气鼓鼓的抬头,瞪着扁鹊,活像被欺负的猫。【不说了。】扁鹊轻笑,趁机在庄周脸上亲了口认真的说【我这伤啊一时半会儿可好不了,最起码得一辈子】庄周扭头抱住鲸,嚷嚷道【知道了混蛋!大不了下辈子,下下辈子也给你赔罪!满意了吧】【嗯,说好了。】说着,扁鹊就抱住庄周,不愿松手。

从此,城南那家医馆里少了个药童,多了个有着耳朵尾巴的老板娘。